泽西岛

沉重的东西注定要纤弱的来背负
而后者的悲怆全意味在温柔里

那些年里从热烈熬成悄无声息的执意喜欢。
是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
是我远远看着他的侧脸或背影从不出声,是别人随口提一句他的名字我就忘不掉,是我看着他的背影而窃喜,
是我就算脚后跟被磨的步履维艰,也会忍着每一步痛见他。

阳光透过你琥珀色的眼睛
照进我心里

你是往事的遗书
是日落的余情未了
是路人脚下不停生长的风

如花瓣般散落的时候
如梦般邂逅你的奇迹

简简单单

送你的满天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