泽西岛

那些年里从热烈熬成悄无声息的执意喜欢。
是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
是我远远看着他的侧脸或背影从不出声,是别人随口提一句他的名字我就忘不掉,是我看着他的背影而窃喜,
是我就算脚后跟被磨的步履维艰,也会忍着每一步痛见他。

评论

热度(1)